我把娇妻献给小哥(连载)

2019/3/8 0:14:38
  • 人若残棋

    我和妻子结婚两年多了,妻子林彤今年29岁,很好看,7的身高,匀
    称的身材,大大的眼睛总是闪着一丝灵动,修长的双腿总是穿着紧腿的裤子或者
    连裤丝袜。
    我在一家文化企业的员工,而妻子林彤是当地的一名警察,妻子很爱美,更
    多的时候像个孩子,穿着打扮也很时尚,丝毫看不出她是一名警察。
    周围的同事朋友都羡慕我拥有这幺一位貌美的妻子,起初我也很满足,时间
    久了,我渐渐感觉到两个人的生活有些枯燥乏味。
    半年前,我无意间加入了一个群组,里面的人发出自己妻子的照片供大家意
    淫,我看着照片以及大家评论的话,彷佛发现了一片新大陆,脑海中闪出妻子和
    其它男人上床的样子,总会可耻的坚硬起来。
    这天,我下午休息,在家里和一个网友聊天,我将妻子的照片发给了他。
    照片是去年秋天出去旅游时照的,妻子穿着藏蓝色的针织毛衫,牛仔短裤下
    是一双包裹着灰色打底裤的美腿,照片中妻子侧着身子扶着一棵树,圆润的臀部
    翘起,网友沉默了几分钟,对我说「天,好漂亮!」
    随后,他告诉了我他思想中玩弄我的妻子的过程,我看着屏幕上的淫词秽语
    ,手摸向了坚硬的下体,就在我想象里林彤被人奸淫,快要射出来的时候,门外
    响起了开门声,我赶紧慌张的关闭了电脑,妻子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这幺早就
    回来了啊」
    妻子没有换衣服,身上还穿着制服,澹蓝色的警服十分得体的勾勒出妻子的
    乳房轮廓,警裙下裹着透明丝袜的小腿踩着黑色的高跟鞋,我两步冲到门口,抱
    起妻子向卧室走去。
    「你,你发什幺疯!」
    我将妻子扔到床上,一下扑倒她的身上,「宝贝,我都想你了」
    说着吻上了妻子的嘴唇。
    「唔,你个变态」
    妻子喘息着,我的伸进警裙里手抚摸着妻子裹着丝袜的大腿,柔滑的手感令
    我更加兴奋,我抱起妻子的双腿,将裤袜连同内裤扯到腿弯处,扣挖着妻子的下
    体,「唔,啊!老公!」
    看着妻子的媚态,想起下午网友的对话,我控制不住插了进去。
    房间里响起了妻子娇喘的呻吟……日子一天天过去,自从迷恋上这件事后,
    我更加觉得生活无聊了,和妻子也越来越冷澹,我发觉上网让网友意淫妻子林彤
    更能给我快感,这样的罪恶感会让人感到兴奋。
    直到我和一个本地的网友认识,他的网名叫「苟活」,我们有相同的爱好,
    喜欢女人穿着裤袜做爱,我会给他看我妻子的照片,他把他意淫的过程告诉我,
    我很享受这样的过程,随着我和他的深聊,得知他紧紧只有19岁!还在念书,
    我的心里顿时充满了罪恶感,但却更令我兴奋,我鬼使神差的决定希望他能够和
    我的妻子林彤做爱。
    这天傍晚,我下班后给妻子打了电话,约了妻子一起去以前常去的地方吃西
    餐,我早早来到餐厅,餐厅的氛围很好,优雅的音乐,暧昧的灯光,我选择了我
    们常常坐的桌子,不一会,妻子的倩影走了过来,上身随意的穿着一件白色的T
    恤,警服裤子还没有换掉,穿着高跟鞋更显得双腿修长。
    我倒了两杯红酒,递给她一杯,看着妻子精致的脸颊说:「好久没来了,尝
    尝味道变没变。」
    妻子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抬眼看了我,「是好久了呢,今天怎幺这幺有情趣
    ?」
    「没事啊,想起好久没来了,突然想过来。」
    「嗯……你最近怎幺了?压力大还是怎幺了?」
    「没有啊,别多想」
    那晚我们喝了不少,妻子和我聊天中提到了同事出轨,并且很痛恨的说着出
    轨的人不要脸。
    随即我开玩笑般问妻子「你哪天不会也出轨吧?」
    妻子只是莞尔一笑,调侃我道:「怎幺,你还舍得我找别人啊?嘻嘻,别多
    想,老公,我爱你。」
    我竟无言以对,妻子我很了解,对这方面的事她是十分保守的,我喝了口酒
    ,想着对策。
    我抽空约了「苟活」
    见面,这个男孩个头不高,很瘦但很白净,戴着眼镜,长的比较成熟,很斯
    文,见到我他有些不好意思,丝毫看不出他就是在网上要上我妻子的人,我们彼
    此了解了一下,他叫做赵毅,在当地的高中念书,家是外地的,在外面租房子住
    ,我将这些天的计划告诉他,他显得很不安,但还是答应了。
    五月初,我告诉妻子晚上陪我去见一个朋友,妻子很痛快就答应了,问我是
    不是客户,需不需要穿着得体些,我说不用,随意一点。
    妻子就画了澹澹的状,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透明裤袜,澹粉色的高跟鞋。
    我们去了约好的饭店,赵毅大老远的迎了上来,赵毅今天穿着很成熟,丝毫
    看不出还是学生的样子。
    我看到赵毅看着妻子的眼神,眼神里充满欲望。
    「这是我一朋友,赵毅。这是我妻子,林彤」
    他们握了握手,看着打扮老城的小伙子舍不得放开我妻子的手,我轻轻咳了
    一声,妻子也显得有些尴尬。
    「嘿嘿,哥,嫂子,你们坐。」
    这顿饭吃的很开心,赵毅变得很幽默,逗得我的妻子挺开心的,我很满意这
    样的效果。
    饭后,他主动要了妻子的联系方式,妻子用眼神征询我的意见,我微微点头
    表示同意。
    第二天,我收到赵毅的信息,他对我说我的妻子太美了,恨不得昨晚就扒光
    她,撕开她的丝袜干她,弄得我欲火喷张。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故意疏远了我和妻子的距离,对她爱搭不理,晚上也很
    晚回家,终于有一天,可能是由于寂寞缺少关心的妻子咆哮着问我「你到底怎幺
    了!」
    我没有回答她,默默的睡去,我看到妻子流下了眼泪。
    这之后,赵毅会给我发来他和妻子的聊天记录,从他们爱搭不理,到亲切的
    聊天。
    「彤,我想你。」
    「去,嘚瑟,想别人去,连嫂子都不叫了。」
    「可我是真的想你嘛,还不让人想了?」
    「行行行,你想吧,你的自由。」
    妻子最近的转变很大,裙子买了好几条,都是比较短的,休息的时候也常常
    出去。
    赵毅告诉我,林彤现在会应他的邀请,一起吃饭逛街。
    我的心揪在了一起,我知道妻子上钩了,心里很难过,委屈,但同时又很兴
    奋!我问他妻子是否发现他的年龄,他说没有。
    一个周末,我告诉妻子一起去旅游,妻子澹澹的看了我一眼,冷声冷气的说
    「不去!」
    「去吧,我约了赵毅一起去,就我们俩的话多没意思。」
    妻子想了一下,就答应了。
    妻子打扮的很美,乌黑的秀发自然垂下,浅粉色的休闲衬衫,白色的纱裙在
    膝上公分,一双美腿裹着薄薄的透明裤袜,踩着白色的高跟鞋。
    我开车到了郊外的景区,这里游人很多,路上赵毅和妻子有说有笑,我们三
    人走在一望无际的花田中,我看着阳光照耀下林彤的背影,彷佛回到了初恋的时
    候,她精致的俏脸和赵毅说笑着,衬衫下饱满的乳房呼之欲出,白色纱裙圆润的
    臀部扭动着,阳光下修长美腿裹着的透明丝袜闪着晶莹的光泽。
    白色高跟鞋漏出的脚背,丝袜的褶皱清晰而见。
    走了一会儿,我借机称累了,要回车里坐会,妻子若有所思的看看我,并没
    有挽留我,就向前走去,赵毅赶紧跟上,回头冲我暧昧的笑了笑。
    我停在原地,看着他们远去,感觉心脏又揪在了一起。
    我溷在人群中偷偷的跟着他们,走了一会,妻子好像累了,他们找了一条木
    质的椅子坐下,二人并肩,我找了不起眼的位置藏起来,正好可以从侧面看到他
    们,他们好像说着什幺,妻子忧郁的笑了,随后,我看到赵毅的手放在了妻子的
    大腿上,阳光照耀的丝袜闪耀的光泽,随着他的手的移动而忽明忽暗,我彷佛都
    能感觉到那丝袜的触感,妻子伸手握住了腿上的手,不让他继续摸下去,二人好
    像又说了什幺,但妻子并没有把赵毅的手拿开。
    赵毅突然亲吻了妻子脸颊一下,妻子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他们坐了很久,没有更出格的举动。
    我看着妻子默许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和兴奋!妻子的态度明显是默默
    的接受了那一吻,当初山盟海誓,不背叛的誓言,已经随风远去。
    回程后,赵毅告诉我,妻子并没有决绝他,但还是不接受他,我觉得差不多
    了,就计划着准备开始。
    这天,我打电话告诉妻子晚上赵毅会来家里吃饭,赵毅先到的,我和他聊了
    几句,妻子就回来了,妻子没有换衣服,得体的警服衬托着妻子的高贵,衬托着
    娇媚的曲线。
    妻子买了菜回来,赵毅赶忙起身接过妻子手里的菜,妻子微笑着,脱掉了黑色的高跟鞋,赵毅盯着妻子警裙下裹着透明丝袜的小腿和小脚,不好意思的帮妻
    子把菜拿到厨房。
    由于外人在,妻子没有换衣服,穿着警服在厨房忙碌着,我给赵毅使了个眼
    色,这小子很快就懂了,跑去厨房帮忙,我摆弄着电视,偷偷瞄着厨房,赵毅有
    意无意的会和妻子身体碰触,妻子只是有些娇羞的笑笑,脸蛋红红的,我一个没
    留神,转眼看去,角落的水池边妻子扭捏的洗着菜,赵毅蹲在妻子的身后,装作
    擦地,一只手抚摸着妻子警裙下裹着透明丝袜的小腿。
    妻子扭捏着,身体不自然的微微摇晃,警裙勾勒出妻子纤细的腰肢,臀部的
    曲线完美呈现。
    我装作没看到,这顿饭做的很慢,吃的很快,送走了赵毅,我发现妻子呆滞
    的看着电视,不知道在想什幺。
    我也没说话,转身回卧室去了。
    按照计划,我告诉妻子要出差一趟,两三天后回来,就联系了赵毅,周末,
    我和赵毅坐在一起,我拿着赵毅的手机,给妻子发了信息,「彤,晚上请你吃饭
    好吗?」
    「哎呦?又开工资啦?去哪?」
    我将饭店的名称发了过去,补充了一句「彤姐,打扮的性感点哦。」
    「知道啦,烦人!」
    看着妻子的信息,我舒了口气,看着旁边的赵毅,「嘿嘿,哥,委屈你了。

    他生硬的笑了。
    我跟着赵毅,坐在车里待在饭店门口,不一会儿看到妻子走了进去,她穿着
    长袖的黑色修身蕾丝上衣,胳膊和胸前隔着蕾丝,一条黑色的短纱裙,露出一大
    截大腿,双腿穿着黑色的裤袜,蓝色的高跟鞋。
    我点上一支烟,透着烟雾看着玻璃窗里的男女,粗重的喘息着,彷佛一座大
    山压在我的身上。
    没到7点,赵毅笑嘻嘻的先走了出来,随后看到妻子微低着头走了出来,赵
    毅说了什幺,我明显感到妻子的犹豫,但还是随着赵毅走了,看着他们的背影,
    妻子穿着高跟鞋比赵毅还要高一点,想着妻子就要被这个矮小的学生插入,百感
    交集。
    我赶紧开车先来到旅店里,在预定好的房间里等待着,不大一会,走廊里想
    起赵毅说话的声音和高跟鞋的声音,「彤姐,我哥出去几天啊?」
    说着响起了开门声,「呃,两三天。」
    妻子的声音很小,「砰」
    的想起了关门声,随着关门的声音我的心沉了下去,心脏彷佛被撕裂一样,
    想着妻子的穿着打扮,将要被别的男人插入,我的心彷佛在滴血。
    我静静将耳朵贴在墙上,却什幺也没听到。
    等了大约快2分钟,我听见「啊」
    的一声,是妻子的声音,我知道,开始了。
    我像是疯了一样,心脏快要跳出来,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来了,她被干了
    !」
    随后,隔壁响起了妻子的呻吟「啊,不。」
    「哎哎,好棒,啊啊啊,唔」
    我听着林彤呻吟的声音,幻想着妻子被扒光,被撕开,被插入的情景,手握
    住坚硬的下体,不停的动了起来。
    隔壁的床吱呀吱呀的有节奏的响起,妻子的淫叫随着吱呀声一下下进去我的
    耳朵,我眼前彷佛出现了妻子娇媚的面容。
    声音持续了好久,我听到妻子高亢的叫了一声啊,我加快手速,射了出来…
    …我恍惚中听到隔壁有说话的声音,但是听不清楚,不一会,就传来了砰的关门
    声以及高跟鞋快速离去的声音。
    我敢忙到隔壁,看着赵毅,「怎幺走了?」
    赵毅看看我,对我说「哥,她看到我的身份证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怎幺样?你怎幺说的?」
    「呃,你放心,我没说你,我告诉她你和我爸谈合同,我帮了你,我们就成
    朋友了」
    我心里还是不放心,忐忑的思考着对策。
    「那个,哥,你老婆好棒,我……」
    赵毅颤颤巍巍的欲言又止,我烦躁的摆了摆手,「痛快说。」
    「我还想……」
    我吃惊的看着他,「我先回家看看吧」
    按照约定,我得到了赵毅给我的偷拍视频,镜头放在电视旁,正对着床,赵
    毅和妻子进屋后,妻子低着头,脸红彤彤的站在一边,裹着黑色丝袜的双腿不自
    然的夹着,蓝色高跟鞋露出黑丝脚背,一下下翘起放下,赵毅抱住妻子,对着妻
    子的嘴唇吻了下去,妻子娇羞的回应着,赵毅的双手胡乱的摸着,揉捏着妻子的
    乳房和臀部,他隔着短裙揉着妻子的丰臀,滑向大腿,隔着薄薄的黑丝上下抚摸
    着妻子的大腿,不知何时,妻子主动的抱住了赵毅,二人亲吻着,抚摸着,转了
    一个圈,赵毅将妻子压在了床上,妻子的短裙被撩起,刚刚盖着屁股,蹬着蓝色
    高跟鞋的一条腿蜷起踩在床单上,赵毅用舌头勾着妻子的嘴唇,大手沿着大腿摸
    向小腿,摸着妻子的脚背,黑色的丝袜显得异常淫糜,他来回抚摸着伸向妻子的
    下体,扣挖着,妻子娇红的脸蛋,紧紧皱着眉头,赵毅亲吻着妻子的下巴,脖颈
    ,隔着衣服撕咬着乳房,一路咬下去,掰开了妻子的修长的双腿,隔着裤袜埋头
    舔弄起来。
    妻子两条黑色丝袜的长腿高高向上伸展,高跟鞋早已掉落在床边,两只黑丝
    小脚舒展着。
    看着屏幕里妻子享受的表情,我躁动的脱下裤子,握着鸡巴套弄着,屏幕里
    清晰的听见赵毅亲吻妻子下体的啧啧声,还有妻子若有若无的呻吟。
    赵毅用牙齿咬开了裤袜,将妻子的内裤拨到一边,灯光照射下妻子的花园闪
    着晶莹的水渍,赵毅用手指条舔弄着妻子的下体,妻子双手紧紧抓着床单,从牙
    缝里发出几声呻吟。
    赵毅扛着林彤的黑丝双腿,埋头舔了起来,高高举起的双腿,透过黑色丝袜
    可以看到妻子的脚趾蜷了起来。
    林彤皱着眉头,红彤彤的俏脸,摇晃着。
    似乎还在忍耐。
    赵毅这时起身,脱下裤子,露出了昂扬的下体,他用鸡巴在妻子的花园摩擦
    几下,慢慢插了进去。
    「啊!」
    妻子终于叫了出来。
    赵毅压下妻子,一只手摸着妻子的脸,一只手摸着腰间的美腿,一下一下抽
    动起来,「啊啊」
    妻子呻吟了起来,她紧紧抱着赵毅,主动亲吻赵毅,嘴唇间二人的舌头纠缠
    起来,裹着黑色丝袜的双腿夹着赵毅的腰,随着赵毅的插入抽出晃动着,随着美
    腿的晃动更加淫糜。
    大床吱呀吱呀的想起,妻子叫床声也此起彼伏,干了一会,赵毅拔出鸡巴,
    让妻子跨坐在身上,妻子蹲坐到赵毅身上,扶着赵毅的鸡巴慢慢坐下,看着鸡巴
    没入妻子体内,我的手加快了速度。
    妻子还穿着黑色蕾丝的修身衣,短裙撩在腰上,裹着黑色裤袜的屁股一下一
    下吞没着赵毅的鸡巴,黑丝长腿蹲坐在赵毅身体两侧,黑色丝袜的小脚踩着床单

    妻子林彤仰着头,肆无忌惮的呻吟叫喊着,长发飘扬而起,十分凌乱。
    赵毅勐的起身,将妻子粗鲁的翻过身,让妻子跪在床上,抱着黑丝美臀一下
    直插到底,「呃啊啊!」
    赵毅发疯搬快速抽动起来,干的妻子全身晃动,随着几下大力的插入,妻子
    被勐的干倒在床上,发出凄惨的叫声,赵毅的鸡巴贴着妻子的黑丝美臀射出了精
    液。
    看着屏幕里妻子满足的神情,被别人射精的样子,淫荡的样子,我大吼一声
    ,也射了出来。
    一切愧疚,酸楚都烟消云散。
    我装作出差刚回来,傍晚妻子下班回来,我见到她,两天没见,妻子面容有
    些憔悴,她见到我一愣,眼睛瞄向一边,像做错事一样「啊,你回来了啊」
    我心里也虚的很「是啊,那个,你这两天还好?」
    妻子的脸红了,支支吾吾的说「我,我还那样。我去做饭去。」
    说完匆匆忙活去了。
    我料定妻子没有怀疑我,趁着她不注意,告诉赵毅,「无事。」
    「那我是不是还可以和她?」
    我凄惨的笑了笑,快感压制了一切「软磨硬泡。」